网站家族

从“鉴”与“赏”的角度谈高考古代诗歌阅读

时间:2014-05-27 15:57来源: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字体设置:


■ 贵州施秉县第一中学/王凌云


      高考古代诗歌阅读题因其涉及面广、主观性强、设问角度灵活等特点,考生在具体作答时往往无从下手。在复习备考时,教师往往已经教给学生鉴赏理论的知识,教会学生正确的鉴赏方法,引导学生进行了诗歌鉴赏实践,却没有实质性的效果。鉴赏方法和技巧的具备并不代表学生能力的提升,当学生独立去面对一首生疏的诗歌时,那些看似娴熟于心的方法和技巧却无法为考生进一步鉴赏诗歌起应有的作用。
      古代诗歌作为一种概括性很强的文学艺术,具有语言组合跳跃、内容深邃含蓄、意境朦胧晦涩的特点,考生在进行阅读鉴赏时,仅仅依靠理论知识、方法技巧是远远不够的,这需要考生从诗歌本身的特性入手寻求有效信息,更要求考生学会消除情绪、时空和逻辑上的障碍来领悟。下面笔者从“鉴”与“赏”两个角度来谈谈高考古代诗歌鉴赏。

      一、鉴:从诗歌本身找到鉴赏钥匙
      “鉴”,即对诗歌本身进行观察、甄别和鉴定。我国古代诗歌浩如烟海,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艺术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学习古代诗歌,我们既要感受诗歌准确精练、生动形象的语言,领略诗歌那种深邃、优美的艺术境界,同时也要看到诗歌在结构和题材等方面的特点和规律。故而,在阅读过程中应对诗歌本身进行观察、甄别,进而挖掘其中的有效信息,为进一步鉴赏诗歌、把握诗歌的内在意蕴提供有效途径。
      1.甄别题材类型
      题材不同,表达的思想感情就不同,而且在表现手法、抒情方式上也会有所不同。对诗歌的内容做粗略分类,目的是让学生在具体鉴赏时,快速了解其内容,以便把握诗歌的要旨。因此,要更好地鉴赏古诗词,就必须对题材分类有清楚的了解。分类清楚了,其思想内容就有迹可循了。如边塞诗最能体现国运兴衰,2012年湖南卷的《度破讷沙(其二)》,根据诗中“破讷沙头”“战初归”“铁衣”可推断出这是描写边塞征战的诗,全诗描写了戍边将士战罢归来的图景,抒写了征人慷慨悲壮的情怀。而鉴赏借古感怀诗,一般要把握古今关系。如2011年课标卷的《春日秦国怀古》,“怀古”点明了内容,“秦国”“古碑”点出游览的地点和古迹的特征,作者途经古秦国,眼前一片荒凉景象,只见古碑犹存,想当年秦国何等强盛,如今唐王朝国势日衰,怀古伤今之情油然而生。
      2.鉴定思想情感
      “诗言志”是历代文人创作的一个基本性原则。诗人无论是直抒胸臆,还是通过象征手法来表现心曲,都遵循了这个创作的基本要求,即寓志于形象之中。很多古代诗歌往往是先写景而后抒情,抒情部分一般运用议论、抒情手法,而这个“情”常常就是诗歌的中心和主旨,直接抒发了作者的情感和观点,这自然也是鉴赏诗词的切入点。以2010年课标卷《雨雪曲》为例,尾联“漫漫愁云起,苍苍别路迷”以直抒胸臆的手法总结全诗,“愁云”和“迷”,不只是自然景象的反映,更是戍卒内心情绪的传达,点出了戍卒思乡的主题,也为前面描绘的萧条之景找到了落脚点。又如2012年大纲卷的《落叶》,最后两句“只应松自立,二不与君同”进一步抒发作者的感慨,说自己要像青松那样傲然挺立,四季常青,而不做落叶,随风飘荡,任意东西,以松“立”与叶“落”二者的不同构成形成鲜明的对比,来表达作者对松树不凋和傲骨的赞叹,强化了对落叶飘零的感叹。
  3.借助背景知识
  题目犹如窗户,是诗歌鉴赏的切入点,它包含诸多信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诗人的心情、诗歌的意境、诗歌的类型、主要表现手法等。认真审视题目可以了解作品的内容主旨和思想感情,对提高诗歌鉴赏的准确性有很大帮助,为进一步鉴赏作品打下基础。比如2012年课标卷《思远人》,从题目及秋景、飞云、归鸿等意象,可以看出这是一首怀人之作。又如2009年辽宁卷《晚泊岳阳》,“泊”暗示了作者孤舟羁旅身份,“夜”则指出了孤独惆怅之情。
一般来说,不同的诗人有不同的创作方法与风格特点,作者所处的社会时代、生平遭遇和思想主张等对诗人的诗歌创作往往有着直接的影响。如2009年宁夏海南卷、2010年北京卷和2011年安徽卷都考查了名家的作品,作答时应把作者的经历、风格考虑进去,这将对我们把握作者的情感,提高鉴赏能力有着很大的帮助。
  注释往往有重要作用:一是暗示背景,介绍作者所处的环境,诗歌写作的背景;二是解说重点字词、典故,消除阅读障碍。结合诗歌细细阅读注解可以降低诗歌的阅读难度。比如2009年宁夏海南卷的《鹧鸪天·代人赋》(辛弃疾),结合题中的注释“这首词作于作者遭弹劾解官归居时”再来鉴赏诗歌,就能准确把握作者解官归居后鄙弃官场、热爱田园生活的感情。又如2011年安徽卷《琅琊溪》(欧阳修),根据题目注释“此诗写于作者被贬滁州期间”这一背景介绍不难得出作者对琅琊溪美景的喜爱及因仕途不顺而寄情山水的悠然情怀。
      二、赏:以读者主体挖掘鉴赏空白
      “赏”,即发挥读者的主观体验、感受和领悟。“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诗歌是一种高度集中、概括性强的文学样式,篇幅简短却内容深邃,行文含蓄曲折且弦外有音,有意无意地向读者留下暗示性的“空白”。诗歌的“空白”审美特征为读者留下想象和再创造的空间,这就需要用理解力、想象力对空白结构进行补充和丰富。
发挥想象力,进行再创造不局限诗句字面的意义,即在联想、猜测、揣摩之中进一步获得字面以外的蕴涵,诸如情感、哲理等方面的某种含义。因而,考生在具体鉴赏诗歌时,需要展开联想和想象的翅膀,在欣赏过程中再创造,只有将写景、叙事、情感、意境方面的空白填补,才能获得鉴赏诗歌所需要的美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美感是目的,联想和想象是工具,而填补空白是手段。
      如2011年安徽卷《琅琊溪》(欧阳修):“空山雪消溪水涨,游客渡溪横古槎。不知溪源来远近,但见流出山中花。”诗人描写了琅琊溪雪消溪涨、游客渡溪、古槎横溪以及山花随溪水流出等画面,欣赏该诗歌时想象这样一个画面: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春意盎然的季节,冰雪逐渐消融,溪水瞬间上涨游客们纷纷乘兴穿过拼扎而成简易木桥,联想到山中繁花盛开,春风拂过,片片落红散落在潺潺溪水之上,然后随着曲折溪水泛流,流出山谷的景象。有了这些想象和联想,才能依据诗人所给定的眼前景物构思最完美清晰的图画,进而感受诗人当时对眼前山水的喜爱和悠然的情怀。
      再如2012年山东卷《吴松道中二首(其二)》(晁补之):“晓路雨萧萧,江乡叶正飘。天寒雁声急,岁晚客程遥。鸟避征帆却,鱼惊荡桨跳。孤舟宿何许?霜月系枫桥。”此诗是诗人行船在吴淞江上所写,虽然诗中只展现了几个零碎的画面,但我们可通过作者提供的特定语言环境,驰骋想象,补上“空白”,达到赏析的境界:依据“晓路”可以想象在破晓之际,诗人所乘坐的船又起航;依据“雨萧萧”可以联想头天傍晚下了一场大雨,这一天清晨依旧是秋雨霏霏,兼以风声萧萧;依据“叶正飘”可以想象江南水乡满天飘舞着落叶;依据“雁声急”似乎听到了向南方飞去的大雁不断发出的惶急鸣声;依据“鸟”“帆”“鱼”脑海中即浮现出一艘远行之船在湖面上漂漂荡荡,水鸟们“啾啾”鸣叫着紧随其后,有时船身猛一摇摆,鸟儿们便急急地避了开去,鱼儿们聚游在船的两侧,船家一起一落地摇动着船桨,偶尔声音响了一些,便惊得鱼儿慌不迭地散了开去的画面。通过调动想象和联想,补充诗歌中的“空白”,对诗歌的“境”进行必要的扩张和延伸,才能切身感受诗人旅程中的漂泊、思乡和孤寂之感。

      从诗歌中充分挖掘有效信息,这是“鉴”的过程;尊重诗歌的艺术审美,发挥读者的再创造,则是“赏”的过程。诗歌既是一种对客观事物和生活的再现,也是一个有着立体生命的性情之物,是诗歌作者灵性和生命的结晶。总之,对诗歌的解读和感悟需要从诗歌客体和读者主体两个方面来共同完成。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