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家族
首页 -> 教研园地 -> 正文

思维的跑马场

时间:2014-06-18 15:08来源:中语参 字体设置:

 

               ——我观《拿来主义》

  天津开发区教育促进中心/周永俐

  都说中学生有三怕:一怕写作文,二怕周树人,三怕文言文。《拿来主义》这篇文章的学习恐怕也会让学生“怕”,它虽然是鲁迅先生论述跨文化交流与文化继承的经典文本,但由于这篇杂文与学生所处时代有近八十年的距离,作者又并非正面阐述自己的主张,学生把握起来本来就有一定的难度。让解读这类文本的课堂推进得简洁明快是颇见教师功力的,王建老师的处理颇有可借鉴之处。

  其一,从学生的诸多质疑中梳理、提取课堂教学的主干问题,使问题的解决过程聚焦,避免旁逸斜出。语文课堂由于师生、生生对话相对较多,如果没有主干问题作为围绕文本讨论交流的核心,容易显得散乱,也容易偏移学习目标。难文简上,这是高效课堂的基础。正如教师在总结环节所说的,整堂课集中力量解决了三个问题。

  其二,走出了文本“浅阅读”的误区,我们看看在不同的教学环节,教师引导学生围绕文本展开“深度阅读”的引导语。导入环节:“我感觉到同学们不是简单地读了表层的文字,而是深刻地思考了文字背后蕴藏的东西。很多同学提出的问题很有深度,也颇有代表性,尤其是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但要想回答到位并不那么简单的问题”;整体感知、寻找论点时“同一个意思的不同说法,在阅读时可以把它们联系起来,并相互参读”;合作研讨、探明主旨时“关于主旨,老师也看到很多不同的说法……”“我们能不能深入剖析一下其基本精神呢?这个问题请大家相互讨论,可以再次浏览文本”;在剖析拿来主义内涵时,教师依然不断提醒学生“文中有没有相关的提示”。在评价学生发言时肯定其“很好,用心咀嚼了文字,说到要害”。这些引导语非常有利于培养学生良好的阅读习惯,尊重文本,有理有据地辨析、思考、表达,没有陷入阅读课将文本置于一边泛泛而谈的“浅阅读”与“零交流”中。

  其三,教师将课堂营造为师生思维的跑马场,鼓励学生基于自己的阅读和生活经验对文本进行二度创造,译成属于自己的《拿来主义》。整堂课教师发言36次,学生发言24人次,教师设计了不同角度、不同层次的提问类型。美国教育家特尼(Turney)的“布卢姆—特尼”提问设计模式,将教学提问分成由低到高的六个不同的层次水平:知识(回忆)水平、理解水平、应用水平、分析水平、综合水平、评价水平。教师非常关注课堂上分析水平、综合水平、评价水平这三个相对高水平问题的含量,并将自己就某个问题的思维过程躬亲示范。这在精读课上是非常可贵的。当就“论点是什么”这一问题的探究形成生生互动时,学生的思维被激起,教师收放自如,请学生“再自由读读、思考思考,小组之间讨论讨论、交流交流,哪一种理解更合理、更好呢”这属于评价水平的问题,是对其他读者也就是自己的学习同伴的观点和阅读方法的价值判断。当主旨探寻比较明朗时,教师面向全体“哪个同学能总结一下呢”这属于综合水平的问题,强调对知识(或观点、现象等)进行整理性理解,对于信息时代的读者,这种能力的培养无疑非常重要。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