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家族
首页 -> 教研园地 -> 正文

一首无题诗歌的赏析

时间:2014-06-23 09:09来源: 字体设置:

 

       ▇ 原创:佚名  赏析:湖北襄阳诸葛亮中学:廖俊艳

【原作再现】

无题

     ——佚名

 

 一年的雪花谢了

 一年的李花开了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

酿成美酒

醉里挑灯

我看见一年的芳草

染绿了细碎的马蹄声

 

这一年,谁是我的天涯

这一年,谁在等我回家

这一年的江湖老去了多少年

这一年我离开

我还能不能站在你面前让你知道呵

我已经回来

 

这一年远了

一匹马

在岁月中扬起鬃发

像是我的笔抬起

像是我的笔放下

这个世界所有沉重的问题

都可以作一声

轻轻的回答

【赏读品悟】

这是一首格律体新诗,我读到的是一个关于追梦和回归的故事。现代的诗行却揭示着自古以来宿命的轨迹:漂泊永远是过程,回归才是永恒的结局。读来感同身受,令人怦然心动。

依据闻一多先生在《诗的格律》中提出的主张,这首诗不但具备了格律体新诗的三个美点,语言的含蓄蕴藉之美尤为突出。

流畅自然音韵美

这首诗语言清新,通俗雅致,深得锤炼功夫却不露雕琢痕迹。诗人强烈的主观情绪构成了诗歌内在的旋律,使诗歌获得饱满的情感张力。音步的切分和韵脚的选择使诗情充盈,流畅自然,意味绵长,极富音乐美。第一节中的三个“一年的”,以及第二、三节中的“这一年”反复咏叹,增强了整首诗的节奏感。隔行押韵虽没有全篇体现,但是韵脚“enga”的变换使用极适合抒情,诗人一年的风雨沧桑,一年的迷茫彻悟激荡着读者的心弦,引起读者强烈的共鸣。韵律的美感贴切地传达出了流荡变化的情感节奏,读来抑扬顿挫,琅琅上口,使读者迅速地沉溺于诗的意境之中。

淡雅清丽绘画美

新诗绘画美理论主要是诗的词藻的运用,即要求诗歌语言美丽,富于色彩,讲究诗的视觉形象和直观性。诗画同源是中国文化的一大特色,诗画可以互相阐发,诗与画常常相得益彰,相映生辉。诗中的意象“雪花、李花、南风、月光、美酒、芳草”圣洁唯美,画面清丽淡雅,有空间感,有灵动感,格调清旷,意境悠远,象征性地倾诉出诗人内心深处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使读者产生了丰富的思维活动,从而扩大了全诗负载的内涵。

错落有致建筑美

新诗建筑美的理论是根据汉语的特点提出来的,这首诗突破了以往律诗的限制,虽然行与行,节与节之间的布局并非整齐划一,却也长短相间, 错落有致,使人在视觉上产生一种匀称而富于变化的美感,实现了“戴着镣铐跳舞”的要求,呈现出建筑的对称美来。

含蓄蕴藉语言美

这首诗的语言含蓄蕴藉,富于隐喻性。雪花是圣洁的象征,李花的花语是纯洁。一谢一开之间,我们看到,在每个人的心中,所追之梦都是美丽圣洁的,与成功与否并不相关。南风,是来自追逐梦想的异地他乡吧?孤独追梦的日子,床前的月光是唯一忠诚的伴侣,有了它的慰藉,种种人生况味才变得甘美芳醇,沉淀成坚定的内心。“醉里挑灯”,追梦的日子难免迷茫,但有一盏不灭的灯火烛照心间:前方的梦想如一块生机勃勃的芳草地,为追梦人注入无穷的力量,栉风沐雨,前行不辍。细碎的马蹄声,在岁月里扬起鬃发的马,写尽了诗人为梦想拼搏奋发的姿态,同时也隐喻了时光流逝之快。天涯,是一个意义繁复的象征体:是故乡?是自己心爱的人?是自己心灵的归宿?是梦想启程的地方,还是自己的初衷和本心?一抬一放的笔,是在书写一段人生的故事。自己是故事的主人公,更是故事的书写者。无论这段梦想实现与否,行走中的体验、顿悟,足够使人生中每一个深奥的问题得出明确的答案。

现代的诗歌拨动着古往今来的共同心声:古道西风里踽踽独行的瘦马,夜半客船的的寒山寺钟声,风一更雪一更的思念,它们的终点都是诗人的天涯,深刻而普遍的哲理是这首诗的灵魂。

追梦的执着

 总有无数志存高远的少年渴望外面的世界,他们意气风发的离开,“我”便是其中之一,独自在外漂泊的一年,抑或是更长的漫漫时光,岁月在雪花和李华的一谢一开之间匆匆流走。独自追梦的日子里,这年年流泻的月光见证了“我”无尽的思念,温馨的记忆芳醇如酒,成为“我”在孤独天涯路上唯一的慰藉。醉里挑灯仍有看剑的豪气,曾经锋芒毕露的少年尚未被世事磨平棱角,渴望中的金戈铁马依然声声在耳。你可能问“我”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被芳草染绿的马蹄声会告诉你:追梦的里程不只是风儿骀荡,马蹄轻疾,几许繁华,更多落寞。可是纵然不免迷茫和困惑,“我”还是执着地走出了很远。

回归的彻悟

也许曾无数次做过亘古的遥想:金阶玉堂,尊崇荣耀留不住满腹经纶的才子纳兰容若,谁说壮志难酬、爱妻早夭不是他难觅归宿致命的痛。“岩扉松径长寂寥,惟见幽人自来去”,为了一个浪漫的理想,为着对庞德公神秘的默契,孟浩然终生隐居鹿门山。陶渊明慨叹“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南山种豆,东篱采菊,自由的灵魂疏放洒脱。守住初衷,回归本心,也许是生命长河最开阔的流向。经过漫长的漂泊,得意也好,失意也罢,可能览便世间浮华,也可能尝尽人间冷暖,仍清晰记得自己的江湖梦:名誉、金钱、尊崇、荣耀,可是得到了之后呢?为何心底仍有大片柔软的空白?为何欢宴散后是更深的落寞?一朝江湖梦醒,自己年轻的心上被多刻了几道年轮。“我”突然明白:人从何处来还是要回到何处去的。我想起养育我的地方,想起渐渐老去的至亲,想起曾与我定下三生之约的女子,想起了我的初衷和本心。故乡啊,才是让那个所有的英雄都为之气短的温柔乡,那儿才是灵魂的归宿,才是精神的家园,才是“我”苦苦寻找的天涯。虽然“我”早已湮没在江湖和光阴的湖水里再难寻少年的模样,但“我”仍带着那颗赤子之心回来了。因为“我”终于明白:这里才有真实的温情、永恒的宁静,我当年的离开,是为了学会回来。\

生命的宁静

回归后的“我”常常回想起曾经的江湖梦,太多的梦境早已记不真切,却已牢牢地镶嵌在“我”的生命里。站在梦这端的“我”,遥望着梦那端的少年,突然发自内心地感谢那段时光。如果没有那段经历,“我”能否像现在这般彻悟:事事轻拿轻放,时时随遇而安。不计较,不刻意,可以安静地坐上一天,只为一场云卷云舒,一次花开花落。享受一份寻常的疏淡自然。那些过去、未来横亘在生命中的难题,所有无法看清的事实,所有不易通透的道理,都找到了最从容的答案。一朝红尘游,浮华梦一场,得到的不曾滋养灵魂,却欣喜地发现自己的初衷和本心从未远离更未失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如果有一天,你忽然问自己:最初的那颗心还在不在?当你能轻轻回答:在,这便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