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家族
首页 -> 教研园地 -> 正文

你看,这就是语文

时间:2014-08-04 16:02来源: 字体设置: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教体局教研室/王维审

   一位朋友告诉我,我的一篇文章被某地选用为语文中考试题的阅读材料,经过出题人精心设计变成了一道分值为14分的“大题”。他把试题通过邮箱发给我,希望我也做一做那些题目,看看能够得多少分。我十分认真地把题目做了一遍,然后请朋友评分。他对照标准答案和赋分标准,经过精确计算得出了我的分数——6分。也就是说,我对自己文章的理解不及格。

  朋友说,你看,这就是语文。虽然作者考不及格,但是我们的学生一定能够考及格,因为他们受过多年的语文训练,都有很强的答题技巧。

  “训练“和”技巧“这样的词,很容易让人想起《庖丁解牛》中的那个庖丁。当文惠君赞叹庖丁的技艺娴熟时,庖丁说:“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庖丁的意思是说,在最初刚刚学宰牛的时候,因为对于牛体的结构还不了解,看到的全部是一头头的整牛。三年之后,经验丰富了,见到的是牛的内部肌理筋骨,再也看不见整头的牛了。并自豪地解说了自己“解牛”的技艺:顺着牛体的肌理结构,劈开筋骨间大的空隙,沿着骨节间的空穴使刀。在他看来,“解牛”不需要去管整头牛是什么样子,只要凭着对牛体内部结构的熟练掌握就可以了。

  反观我们的语文教学,好像颇有“庖丁解牛”的味道。一直以来,我们的语文教学走的就是“举一反三”的路子:每个学期以几十篇文章为例,对整篇文章进行拆解、分析、练习,以强化学生循例分析文章结构、写作方法、字句含义、段落划分、起承转合的能力。对于学生语文理解能力的考查,也多是从细节处设计问题:作者为什么用这个词而不用那个词,文中两次出现的某个词各有什么意义,某段和某段能不能调整顺序,某句话在全文中具有什么样的作用……这种近乎纯技术性的训练,其结果只能是让学生越来越像故事中的庖丁——只见枯燥的问题,领略不到整篇文章的美妙。然而,语文的人文性又要求我们必须看到“全牛”,那种把语文教学简单成纯技术的活儿,单靠钻到文章里去拆解段落、硬抠文字的机械训练,是永远也培养不出学生的人文素养的。

  今天的语文教育,无论是教材的开发还是教学理念的顶层设计,无不透着一种浓重的理科味道,我们似乎一直在用教数学的方法来教语文。从中国最早的“准”语文教材《昭明文选》出现,到现在流行的专题语文,语文教材经历了“文选”、“单元”和“专题”三次递进式的演变。这种演变让语文的工具性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而精确,越来越像数学教材集中解决一个问题的设计思路。从教学理念上来看,语文似乎忘记了其“动态、无序列、无体系、内隐而模糊”的人文特征,而代之以“静态、有序列、有体系、外显而清晰”的理科意义,从而彻底丢弃了“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浪漫主义色彩,语文正一步步被设计成逻辑严谨化、理解程式化、知识数量化、素养标准化的应试科目。

  当下,“技术”对语文领域的深度渗透,“十年磨一课”的教师技能培训模式,更是深刻影响着语文教学。面对一篇文章,老师们更愿意去猜测其中隐含的考试因素,更愿意去揣摩某一句话怎样才能解读地妙语连珠,更愿意去思考如何把美妙的文学意境拔高出政治意义;面对一堂课,老师们更执着于研究教学过程的起承转合,更热衷于对教学内容的反复打磨,更注重格式化的应试训练。语文,在这样的字斟句酌中变得毫无味道。我们似乎忘了,教学是艺术而不是技术。如果我们语文教师眼里都已没有了文章,而只是一道道的语文试题;如果我们留给学生的不是浓厚的文学素养,而仅仅是做题得分的技巧和方法。那么,语文还是语文吗?

  倘如此,我担心那位远古的屠户会指着遍地的肢体残骸说:“你看,这就是语文!”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