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家族
首页 -> 专题推荐 -> 正文

审视鲁迅作品教学(上)

时间:2014-10-10 16:25来源: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字体设置:

 

  【编者按】

  鲁迅作品教学近九十年来,从思想启蒙到人文教育,再到神化(意识形态化),甚至直到当下的某些碎片化、庸俗化,其历程,有目共睹。问题不在于选鲁迅的什么作品,选多少,而在于如何编选,如何指导教学。

  本文提出了一些鲁迅作品教学中较系统的、发人深思的问题。

  文章全面回顾了近九十年来的鲁迅作品教学史,从文学传播史和接受史的高度,肯定了鲁迅作品在中国母语教学中不可取代的意义,并且评价了各个历史阶段语文课本中鲁迅作品选材和教材化处理的得失,特别是针对时下语文教材鲁迅作品编选和教学中的问题,作者提出了自己的判断和建议。文章视野广阔,高屋建瓴,可视为一家之言。

  我们希望通过《审视鲁迅作品教学》的发表,能够引起语文界以及相关专业人士和社会公众对鲁迅作品教学的关注,推动语文教育改革的深化。

  本刊拟开辟专栏就鲁迅作品教学史估量、鲁迅作品教材编选和教学以及有关的问题展开讨论。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意见。

  审视鲁迅作品教学(上)

  ■ 秦兆基

  鲁迅之所以广为人知,缘于他的身价——道德意义、文学意义的评价,远在一般中国现代作家之上。他的作品能成为现代文学经典中的经典,很大程度上与入编中小学语文教材有关。中小学语文教师,不妨说成是鲁迅作品的阐释者,许多人是通过语文学习认识鲁迅,走向鲁迅的。这些语文教师,有的是鲁迅研究者,更多的则是将他人研究鲁迅的成果,通过自己的理解消化,传授给学生。

  从20世纪20年代初白话文进入语文课本开始,近一百年来,这项事业一直薪火相传。探讨鲁迅作品的传播史、接受史,其中语文教学史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鲁迅作品是怎样进入中小学课本的?这期间走过怎样的发展道路?当下的情况又是怎样的?研究这些问题,对于正在进行的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和鲁迅研究不是没有益处的。

  一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作家提出了“文体变革”的要求,几乎与此同时,教育界群彦也提出母语教育要“言文一致”,要求改变文言文一统母语教材的状况。1922年,当时的中央政府决定实施新学制,由原来的八、四制(小学八年、中学四年)改为沿用至今的六、三、三制(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并相应制定了小学和初中《国语课程纲要》。不过教材编写总是迟于“学科教学纲要”“学科课程标准”等官方文件颁行的。有的中学乃至小学国文教师等不及了,就干脆拿鲁迅的《呐喊》做教材。《呐喊》其时恰由新潮社印行出版,初版的确切印数没有查到,不过书是自费出版的,鲁迅拿出印资二百元,估计初版印数不会太多。购者本来就多,再加上用做国语教材,一下子就卖光了。但当经手者孙伏园提出再版时,却遭到鲁迅的拒绝。他在与孙氏交谈中着重说明了两点:

  其一,《呐喊》中有些篇目,不适合青少年作为教材来学习。鲁迅说:“中国书籍虽然缺乏,给小孩子读的书虽然尤其缺乏,但万想不到会轮到我的《呐喊》。”又说自己“虽然悲观,但到今天的中小学生长大了的时代,也许不至于‘吃人’了,那么这种凶险的印象给他们做什么!”进而表示自己“一听见《呐喊》在那里给中小学生读以后,见了《呐喊》便讨厌,非但没有再版的必要,简直有让他绝版的必要,也有不再做这一类小说的必要。”还断然认定“至少有孩子的人才有看《狂人日记》的资格,孩子自身何必看他”。

  其二,当时白话文作品可以做教材的不是太多,但是可以选读外国作品。他说:“《呐喊》的畅销,是中国人素来拒绝外来思想,不爱读译作的恶劣根性的表现。”〔孙伏园.关于鲁迅先生[N].晨报副刊,1924112.〕

  孙伏园后来是怎样说服鲁迅使《呐喊》得以再版的,无从得知。不过,《呐喊》的再版确乎推迟了近一年。细细思考鲁迅的意见,他只是不希望对《呐喊》不经选择加工直接做国语教材。后来鲁迅作品大量进入语文教材,他再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

  二

  现代中国的各个历史时期,数以百计、不同版别的中小学语文课本中,除了极个别的以外,鲁迅作品总是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

  这些教材编写队伍相当庞大,其中既有胡适、钱玄同、沈尹默、周作人、叶圣陶、夏丏尊、朱自清、郑振铎、傅东华、王伯祥、陈望道等,也有在教学一线的普通教师。学者们编的“国语”课本,暂且不谈,先看看当时在上海吴淞中学担任国文教员的孙俍工和沈仲九编写的《初级中学国语文读本》。这是民国时期收入鲁迅作品最早也是最多的一套国语教材。全书共六册,选入作品215篇,其中鲁迅文章入编21篇,约占全书的十分之一。其中有小说《孔乙己》《故乡》《药》《风波》,杂文《恨恨而死》《与幼者》《生命的路》《两种称呼》《从老到死》《土人》《保存国粹》《大恐惧》,演讲辞《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译作《幸福》《疯姑娘》《狭的笼》《〈察拉斯忒拉〉序言》、书序《忆爱罗先珂华西理君——〈桃色的云〉代序》《〈一个青年的梦〉序》(包含鲁迅的两篇序言和原作者自序共三篇)。看了这个选目,我们就可以大体厘清这套教材编选鲁迅作品的特点。一是视界比较宽广,不只选鲁迅的小说和杂文,还选了其译作和实用文。二是根据教学需要做必要的加工,如八篇杂文均选自《热风》,原文是一篇篇以随感录和序号为题的文字,如《恨恨而死》原题为《热风·随感录六十二》,编者为其代拟今题。对有的作品编者加入或删去作者、译者、附记。三是关注鲁迅创作动向,选入其最新作品。教材中选入的某些鲁迅作品当时尚未结集出版,选者直接从报刊上摘录下来。孙、沈两位老师,虽籍籍无名,但因为其学术见解和勇气超群,这套教材在当时很受欢迎,江南两所名校——东南大学附中和浙江春晖中学,在1923年就使用这套教材。老作家胡山源在他的晚年回忆中说:“1923年至1924年我在松江景贤女子中学教国文时,用的课本是民智书局出版的三厚册中学读本,编者便是沈仲九。这完全是新型的国文读本,里面没有一篇文言文,尽是‘五四’以来的白话论文、诗歌和小说。这套读本对于传统思想的改造有很大的作用,对于新文学的学习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佩服编者的认识正确,也以获得这种好读本而感到愉快。”〔胡山源.文坛管窥:和我有过往来的文人[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206.〕胡先生说的虽是全书,对选入的鲁迅作品部分编写工作的评价,也隐含在内了。

  (余见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2014年6期杂志)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