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家族
首页 -> 教学视野 -> 正文

校园,每一片叶子都该是语文

时间:2014-12-10 19:05来源:肖培东博客 字体设置:

 

       现在我在的学校,校园不大,树也不多,但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在树下,或捧书细声读出一页芬芳,或凝视着一树绿叶寻找诗意。深秋的校园,几帧剪影,都是语文的气息。

  一

  功利浮躁之风开始漫向教育的当下,我,怀念我读过的校园。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浙北小镇,飘着煤灰的贫瘠的土地,最能给予我们浪漫纯真的文学念想的就是那朴素但充满诗意的学校。我常常会无比崇拜地看着我的语文老师,他嘴里不断蹦出的“泰戈尔”“雨果”“朝花夕拾”等让我醉倒在文学的世界里。我们的校长,开校会的时候,时不时会引用好多很振奋人心的名人名言。我们的英语老师,也常常会很虔诚地和我们一起诵读那个时代的朦胧诗。校园的草坡上,同学们坐在黄昏的风中读读散文,晚自习结束,我们又会在星空下点数满天的亮晶晶的诗句。学校的楼最高的就是四层,多数的建筑是整齐的红砖的水泥平房。树很多,秋风吹来,就是一地灿烂,而这时,我们的耳边就会响起老师慷慨激昂的声音:“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 校园里的每一棵大树,都很热情地伸开文学的枝条。那个物质荒芜的年代,我们的成长却最是文艺。

  二十多年过去了,走在现今的校园里,迎面而来的都是浓浓的现代物质气息。“校园文化”变异为显赫的大楼、壮观的广场、精致的画廊展墙、不能走进的草坪、不可触摸的景观树。所有急匆匆掠过的身影都没有为它的色彩和姿态停留,所有功利的出发只是为了那个物质的冰冷的分数,我们,正以教育的名义,抽干了本应文学的青春。


  我喜欢读荷兰心理学家罗伊-马丁纳写的书《改变,从心开始》,封面是嫩绿的初生的草叶的颜色,像极了春风吹拂下渐渐醒来的草原。学校教育其实也是春风唤醒绿色的教育,而语文,是最具备这样的吹拂力的。在人文精神式微的雾霾中,校园中的我们用语文取暖慰藉,拨雾见日,找到一丝丝的曙光。“改变,从心开始”,心的改变,要用心的语言。马丁纳说快乐有三个层次:竞争式的快乐、条件式的快乐和无条件的快乐。我们现在的校园,竭力在逼出竞争式的快乐,而这种快乐,消泯的是我们文艺的精神的心,语文,也在这样的挤压下蜕化成一个考试的分数。应试土壤上矗立的学校,不见康桥的柔波,难觅雨巷的丁香,泰戈尔的飞鸟掠过,真的没留下一点痕迹,徐志摩的挥手作别,也果然不带走一片云彩。所有的背诵最后都是为了试卷上的填空,文学殿堂里的经典,机械地肢解成生硬无味的阅读题。干涩的焦虑的眼睛,只在试卷上挤出一点生动和水灵,而那些原本属于这个季节的文字、思想和情怀,都在秋风中落叶般的远遁。教育,决不仅仅是某一种技术,而应当是一种素养,是一种大智慧,一种与我们的生命质量息息相关的精神价值。可如今,太多的校园姿势都朝向了应试,很少有人能读出一朵花的微笑能听懂一株草的呓语。其实,我们也要分数,要成绩,但我们更希望试卷背后的那张青春的脸,是鲜活的生动的脸,那抹眼神,是灵动的诗歌的。语文的世界里,有生活、有炊烟,有情感、有碰撞,有森林、有幽径。“语文,不只是一门学科。”沈文涛校长把语文化成了一个世界,我则愿意,把语文微缩在每一缕穿过校园的风中,每一朵阳光下舒展的花瓣上。

  让每一片叶子都是语言,让每一个恭敬地站立在叶子下的人,都能读懂这样的生命的语言。我想,这就是教育,这就是语文。

  二

  学生作文竞赛,组里的老师要我出个作文题。

  我远远望着夜色中的校园,很多教室的窗都一致地敞开着。那晚的月亮,居然是红色的。罕见的月全食天象亮相天宇,让校园所有的窗子和眼睛都人文地睁开。这样的表情,最是语文味。“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才有希望”,语文的存在就是要从纷繁平淡的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体验美。我感动了,写下了这样一个题目——“那晚的月亮”。

  

最深入人心的月亮,才能在你未来的岁月中泛起光华,在你黯淡的时光照亮你,在你辉煌的瞬间衬托你,在你无助的时候指引你。每个人的成长历程中,都有一轮明月在心头照耀。每个学校的发展史册上,也都应有一轮精神的皓月在熠熠辉映。“学校”,在古希腊语中意味着“闲暇”。古希腊人从“闲暇”中收获了两个文明的成果,理性化的“知识”体系和精神化的“娱乐”方式。只是我们的教育,却至今难以让人拥有真正的精神性的“闲暇”。而语文教学,甚至可以说,语文教育,是最能帮助我们找回这轮精神明月的学校教育。通过语言文字的教学,它不仅指向了知识技能的获得,更在强调生命性的感悟与表达,帮助学生认识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关注语文,其实就是在关注我们的生命。语文的月华,辉照的是我们的精神世界。一个学校可以没有巍峨的高楼,没有招摇的外形,但学校底蕴中的那轮文化的月亮,是必须要存有的。有了它,你就不会只在拼死榨出的高考数字上寻找干枯的教学自信,就不会只在物质的建筑外壳中地兑出掺水的文化心态。这个浮躁物质的年代,语文,也许不能帮助你安身,但唯有它,才能为我们立命垫下厚实的文化基石。


  很想让那晚的月亮永远高悬在校园的夜空。它照耀的,是每一个人,不分身份,不分学科。语文,不只关乎语文老师,它应该属于整个学校。行走在学校里的每个人,在走出专业知识印痕的同时,还应能踩响文学的人文的脚步。若能这样,学校的教育,离我们的理想会越来越近。当所有的眼睛都能因天上的红月亮而泛出光泽,当所有的心都会为一株春草的萌芽而奏出诗意,当所有的歌唱都可以为一滴露水的滑落而停歇,这种感动,就是我们最幸福的教育时刻。

  三

  我爱读书,我希望所有在校园里的人都爱读书。我想,我们该是这个社会最爱读书的人,学校,也必须成为这个社会最有书香气息的场所。

  会有迎接高考励志奋斗的红色标语,学校的教育,自然也应该在高考场上得以验证。但是,更多的时候,校园的宣传语是人文的,是温馨的,和语文有关,和阅读有关,和教育的明天有关。雨果说:“物质的繁荣,我们需要;意识的崇高,我们坚持。”高尔基则在《流水》中写道:“人的心灵是有翅膀的,会在梦中飞翔。”这心灵的翅膀是因着读书而日益坚实的,书香气息才是一所学校摆脱物质平庸走向文化高地的精神底气。学校里有很多和读书有关的活动,做得很细致,很实在。县里的暑期读书征文活动,学生们收获的不仅仅是获奖榜上的一个惊喜,那些细细捧读并能思考舔舐最后融化的文字,都将化成成长路上的心灵滋养。学校选修课,很多学生选报文学名著赏析课,就是为了让心灵去无限接近屹立在时间的汪洋大海中的灯塔。文学社的读书讨论会,还有演讲、辩论等,都在传递着一切高贵生命早已飘散的信号。于是,在校园里,常常会看到,有孩子在为一只迷路的蚂蚁着急,在静静聆听风中小鸟的歌唱。比之冰冷的数据,我以为,这些善良热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教育成果。

  校园不大,但我能清晰地听到叶落的声音,就像那晚的红月亮在学生笔下盛开成真情美文一样,读书,写作,让全校师生们的心灵永远保持自清功能。读《煮字为药》治疗我们的苍白与无奈,读《瓦尔登湖》为枯竭的心灵输液,读《守望的距离》为梦想和厚重而守望。每一页读过的纸张,字字句句都要由自己的心灵去默默感应,都会在校园中散发着思慕的香气,会引导我们努力去追随崇高走向清雅,会让我们在这凡尘俗世中还能坚信一定有一个地方值得我们的心灵去投靠。

“‘二十岁了,要走更远的路!’一世代对另一世代的祝福。”台湾散文家简媜给《联合文学》杂志二十年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这个“二十岁”,可以包含校园里即将走向二十岁的学生和已经走出这时光的我们。走更远的路,读书,让学校和我们永远如新,让一代代年轻的心灵投宿而来。


  这样想着,我就又望一望校园里的每棵树每片叶子每盏灯火,我想嗅到,一个学校的最该有的语文气息……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