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家族
首页 -> 教师教学 -> 正文

评两篇《莲文化的魅力》综合性学习设计

时间:2015-08-24 10:39来源:中语参 字体设置:

     理论的自觉性+设计的精准性=有价值的设计

  ■ 山东菏泽高新区登禹中学/李得安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不仅明确了“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的性质,同时还提出了“综合性学习”的要求:加强语文课程内部诸多方面的联系,加强与其他课程以及与生活的联系,促进学生语文素养全面协调地发展。

  为了使初中阶段的语文综合性学习能够扎实有效地推进,课程标准明确了综合性学习的课程内容与目标:

  1.自主组织文学活动,在办刊、演出、讨论等活动过程中,体验合作与成功的喜悦。2.能提出学习和生活中感兴趣的问题,共同讨论,选出研究主题,制订简单的研究计划。能从书刊或其他媒体中获取有关资料,讨论分析问题,独立或合作写出简单的研究报告。3.关心学校、本地区和国内外大事,就共同关注的热点问题,搜集资料,调查访问,相互讨论,能用文字、图表、图画、照片等展示学习成果。4.掌握查找资料、引用资料的基本方法,分清原始资料与间接资料的主要差别,学会注明所援引资料的出处。

  这里有几个关键词:自主,体验,讨论,方法。这些关键词贯彻了新课程的理念:自主、合作、探究,注重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整体发展。

  据此来看王克强和李爱梅两位老师的《莲文化的魅力》综合性学习设计,可看出两位老师设计上的优点和不足。

  关键词之一:自主

  《莲文化的魅力》综合性学习活动的活动内容已经确定了,就是探讨领略“莲文化的魅力”,所以不存在学生自主选择活动内容的问题,学生的自主性主要体现在活动的方式方法上。在这一点上,两位老师显然是自己做主,而没有给学生充分的自主空间。

  李爱梅老师的做法是:“将了解莲的科学知识等内容作为课前作业布置给学生,用两周时间完成。将学生分成五个组,每组按主题进行搜集、整理、展示资料。第一组:莲之故事;第二组:科学识莲;第三组:诗中荷香;第四组:画中荷韵;第五组:爱莲之人。”

  王克强老师的做法是:“全班同学通过抽签,随机组合。分为‘莲叶防水与保洁’‘藕断丝连的科学解释’‘莲生长繁殖之谜’‘千年古莲发芽之谜’四个小组。”

  李老师没有说明是怎么分的组,王老师的分组做法是通过抽签随机组合——至于怎么选定的主题,两位老师都没有在设计中说明。

  笔者认为,选定什么样的主题可以放给学生去讨论,老师只需提供自己的意见供学生参考;待主题选定后,再按照主题的数量确定分为几个小组,学生按照各自的兴趣选择自己参加哪一个小组。这样既能给学生以充分的自主性,也能充分发挥老师的主导作用。学生既有兴趣参加某一小组,自然也就会积极参与到活动之中,体验合作与成功的喜悦。

  关键词之二:体验

  王老师的做法是开展“莲花诗文会”活动:先展示学生收集的莲花诗文,然后举行“莲花诗文赏析对对碰”活动——

  各小组学生代表分别以手抄报的形式展示课前收集的牡丹、莲花的文化象征意义。

  通过手抄报评比,学生小结……

  学生合作探究莲与菊在象征意义上的共同点。

  学生自主探究吴文化与莲文化的关系,将乡土文化与莲文化联系起来。

  李老师的做法是让每组学生按主题进行搜集、整理、展示资料——

  让学生吟诵用莲烘托美好形象的诗句,研读用莲传达情愫的诗句,走进周敦颐们的世界,由浅入深地对莲文化进行探究性学习。

  王老师和李老师都重视了“体验”与“过程”,其做法都贯彻了新课程的理念:王老师的设计带给学生的体验可能更深刻一些,因为有比较,不仅有同中求异,也有异中求同,这样会使一种文化的特质更清晰地体现出来。李老师则让学生搜集、整理、展示资料,吟诵、研读、评价历史人物,这同样也会给学生带来丰富的体验。但在“拍摄《莲》的MV”环节上,李老师处理得不够妥当:仅仅让学生说如何去拍MV,学生是难以有着深入认识的——如果改让学生去真拍MV,拍好后再让学生介绍为什么这样拍,那学生的体验可能会更为深刻和丰富一些。

  关键词之三:讨论

  讨论,是合作探究的一种形式。

  王老师让学生合作探究莲与菊在象征意义上的共同点,引导学生自主探究吴文化与莲文化的关系,这不失为恰当的做法。

  李老师的设计没有明显的讨论环节,但在按主题收集整理资料的环节中隐含着讨论的进行。李老师的设计中有这样一个环节——“班上正在举行一场‘我心中的陶渊明和周敦颐’的主题班会,请你写一段话表明自己的见解”,这样的设计几乎就是一道语文试题,虽然扣住了“语文”,但却少了综合性学习的特点。如果改让各小组根据材料来谈“我们心中的陶渊明和周敦颐”,学生的认识就会发生碰撞交融,并在合作中达成相对一致的看法,活动的效果会更好一些。

  关键词之四:方法

  关于方法,课标中提到的是“掌握查找资料、引用资料的基本方法”,但在做具体的设计时,教师可不必拘泥于此,在各方面都应有强烈的方法意识。

  王老师就是如此。他的设计是在变异理论的指导下进行的,有着理论的自觉性,整个设计看起来从容不迫。只是在具体方法的运用上,有些地方显得有点捉襟见肘。比如在“运用分离手法,能准确把握莲文化的关键特点”这一环节,王老师做了“所谓‘分离’手法,就是语文教师和学生在诸多的变化和干扰的因素中,将注意集中于莲文化的核心维度上的”介绍,但具体怎么操作呢?王老师对此没有做出解释或示范,而只是“说”出了结论:“也就是说,要将莲文化的核心从诸多莲文化知识中分离出来,莲文化的核心包括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莲文化的自然属性。……第二个层面是社会属性。”这样运用理论显得有些生硬,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李老师的设计在方法上较为单一,学生的活动也较为单调。其第一和第二个环节都是读——吟诵和研读,只是读的方式略有差异而异。

  在“读出‘莲’的美好与喜悦”和“读出诗人的心情”环节中,李老师也没有方法上的指导,这就会让学生缺失方法上的收获:朗读虽是一种艺术,但它首先是一种技术——声音的高低快慢轻重停连,都需要老师授学生以“渔”。

  李老师做得非常好的一点,是紧紧扣住了“语文”来进行设计,她虽然做的是综合性学习设计,但时时处处都指向着“语文”——听说读写全面开花,芳香四溢!

  最后我想说的是,既然是综合性学习的设计,就应该将学习活动的全程纳入设计的视野,不能只主要着眼于展示课的内容。

分享到: [ 打 印 ] [ 顶 部 ] [ 关 闭 ]
相关评论 <共0条评论> 所有评论
  
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进入注册页面。